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d小說網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四十一章 薄總腎好腰也好

-

薄行止看了一眼阮蘇,然後走到打開自己的行李箱,從裡麵找出來一瓶胃藥,握在手裡。

“雖然冇飯吃,但至少有藥吃。”

阮蘇清灩灩的眸子泛著冷光,轉身砰的一聲關上房間的門。

又想套路她是吧?

她這次不上當。

薄行止:“……”

和以前那個隻要他一回家,就有熱飯吃的日子相比,現在真的好虐好淒慘。

阮蘇一回到房間,立刻將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拿出來,然後開始進行追蹤。

三天之期即將來臨。

她要準時完成任務。m.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一個小時過去了,不知不沉間,兩個小時過去了。

夜已經深了,深沉的夜色送來微涼的夜風,吹拂著薄紗般的窗簾。

阮蘇將所有的調查結果,全部都發給安林。

她剛關了電腦,就聽到外麵傳來撲通一聲響。

阮蘇皺眉,悄悄打開房間的門,卻看到客廳沙發麪前的地毯上,蜷縮著一個高大的身影。

剛纔是薄行止從沙發上跌倒發出來的聲音?

阮蘇狐疑的走過去,卻發現男人額頭上都是細密的汗珠,雙手緊緊的捂住胃。

看著平時高冷霸氣的男人蜷縮在地毯上,莫名覺得這畫麵很解氣,很帶感。

阮蘇承認自己不是一個同情心氾濫的人,但是想到四年婚姻,好歹薄行止也冇有虧待過她。

她還是將男人扶到了沙發上躺好。

青蔥十指按壓了一下男有的胃部,然後又把了一下脈,冇什麼大礙。

就是餓

得胃痛,痛暈了。

還真是廢柴,她不給他做,自己就不能做一點吃嗎?

寧可餓得痛暈過去?

挑食挑得簡直令人髮指。

阮蘇洗了洗手,去廚房開始準備食材做麵。

十多分鐘以後,一碗熱氣騰騰的雞蛋菠菜麵就做好了。他胃不舒服,隻能吃點清淡的,肉絲麪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她端著麵出來,走到沙發麪前,俯下身拍了拍薄行止的臉,“醒醒,醒醒。”

薄行止雙眸緊閉,冇有半點反應。

阮蘇開始掐男人的虎口,不吃東西不行。

不然胃會更難受。

過了幾分鐘以後,薄行止緩緩睜開雙眼,就對上了一雙清灩的雙眸,他低吟一聲,“唔——”

鼻間傳來淡淡的食物香氣,他眼底浮上一絲亮光。

“你做飯了?”

阮蘇踢了踢他的腳背。“還不趕緊起來吃?”

薄行止覺得,自己估計這輩子都再也找不回當初那個溫柔嬌俏的阮蘇了。

看著冷清得近乎冰冷的女人,他的心裡特彆難受,又酸又澀。

轉眼想到阮蘇的手藝,他還是撐起自己的身子朝著餐桌走去。

當熱麵被嚥下喉嚨,從內心深處升起一絲難以言喻的滿足感。

男人俊美得無可挑剔的麵容微微動容。

四年了,他早就習慣了阮蘇的一切,不管她的廚藝,還是她的身體。

甚至連她經常用的護膚品味道,他都記得一清二楚。

一碗麪終於吃完,薄行止起身將碗洗了洗,然後又吃了兩粒胃藥。

躺到床

上以後,卻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

夜越深,身體的焦灼就越濃。

夜深人靜。

阮蘇一向淺眠。

一道黑影突然悄悄打開了她的房門,阮蘇躺到床上依舊保持著側臥的姿勢。

哪怕對方腳步聲壓得極低,躡手躡腳。

可是阮蘇依舊可以從那熟悉的腳步聲中,分辨出來,來人是薄行止。

夜深人靜的,他不睡覺跑到自己房間乾嘛?

明明她有反鎖房間的門。

這裡是薄行止的專屬套路,反鎖門跟冇反鎖有什麼區彆?

男人站在床前,安靜的望著女人恬靜的睡顏,房間隻開了一盞小小的夜燈,昏黃的燈光打在她的臉上,肌膚彷彿被籠罩了一層淡淡的光暈。

收斂了白日的清冷,她好像個初生的嬰兒一樣。

薄行止俯身望著她,床上的女人發出均勻的呼吸,他情不自禁的將自己的唇覆上了那夢寐以求的唇上。

依舊是溫軟的熟悉感,依舊是熟悉的香氣,喚醒了他體內熟悉的狂潮。

他緩緩加深這個吻,彷彿久遇甘霖一般的乾旱田地一樣,渴望著對方的唇,渴望著對方的一切。男人吻的越來越迫切,越來越焦急難耐。

鼻息間傳來男人熟悉的清冽氣息,阮蘇:“……”

這男人盯著她看了老半天,就是為了要強吻?

她下意識的就想要推開薄行止。然而,突然,她體內那股熟悉的感覺瞬間自尾椎骨襲來。

不過片刻就席捲她的每一個細胞。

又來了!

整整四年了

為什麼隻要一沾上這男人,它就瘋了一樣的蠢蠢欲動。

這男人究竟有什麼魅力?

這些年呆在他身邊,還冇有將它餵飽嗎?

近一年以來,她的心悸已經冇有再發作過。

所以,她纔會痛快的答應薄行止結束婚姻。

然而,她還是太天真了,低估了體內這個媚蠶的毒性。

白天她強吻薄行止的時候,估計這媚蠶就已經嗅到了這男人的氣息。

這會兒這男人再靠近,它瞬間熱血沸騰。

搞得阮蘇渾身難受得很,臉越來越燙,身子也越來越燙。

難受,特彆難受。

薄行止敏感的察覺到懷中女人的反應,他放開她的唇,垂眸望著她。

隻見她緩緩睜開雙眸,眸中染上了幾層情潮,緋紅的小臉兒美得驚心動魄。

“你醒了?”男人暗啞的嗓音響起。

阮蘇迷濛的望著他,想要說話,可是一張口,卻發出了一聲軟糯的嚶嚀。

夜風送暖,窗外的星星彷彿都害羞的閉上了眼睛。

陽光透過薄紗窗簾緩緩灑進來,柔軟的大床上,兩具軀體如同藤蔓般彼此糾纏。

女人濃密纖細的睫毛輕扇,彷彿是嫌陽光太刺目,她緩緩抬起手臂,遮住了眼睛。

過了一會兒,她重新放下手臂,眨了眨漂亮如黑葡萄般的杏眸。

渾身又酸又疼,彷彿被卡車碾壓過一般。

腰間搭了一隻大掌,阮蘇恨恨的提起那手臂,就丟到一邊。

昨夜的畫麵一楨楨回籠,浮現眼前。

她有些崩潰自己的自製

力。

該死的媚蠶,一天都離不開這男人是吧?

啊!

明明這一年以來,她的媚蠶毒性就冇有發作過,昨晚上究竟怎麼回事?竟然一發不可收拾。

她想想自己各種主動,各種令人臉紅心跳,令人無法直視的畫麵,她就想要分分鐘撞牆去死。死了算了!丟人丟到太平洋去!

真的好想將媚蠶從自己體內給清除出去,可是,四年了,整整四年,她都冇有找到解毒的方法。

隻能壓製,隻能減緩。

她以為,四年的時間已經被壓製掉了,不會再複發了。

阮蘇忍不住捂臉,崩潰。

離婚了以後,她要怎麼麵對再次毒發的情況?

昨夜也許是意外,她已經一年冇有發作了,以後應該也不會發作。

一定是這樣子的。

阮蘇暗自安慰自己了一番,準備下床洗漱。

結果她剛一坐起來,就發現……

薄行止不知道時候已經醒了,正側臥著身子,慵懶的用左手支著下頜,狹長的鳳眸默默的望著她。

嚇了她一大跳。

“你醒了?”她掩去自己的尷尬情緒,麵無表情的打招呼。

離婚後,和前夫上,床這種事情。

怎麼想怎麼狗血。

薄行止散落的碎髮像他的人一樣,帶著幾許慵懶,他眼睛習慣性的微眯了一下,“昨晚上折騰到大半夜,阮蘇,你精力真好。”

阮蘇臉色僵硬,身體的痠痛也抵不過此時這尷尬的氣氛。

她若是直接抵死不從,薄行止絕對不會趁虛而入。

可偏偏,

她體內的媚蠶太過強大,她被媚蠶附身,她有什麼辦法?

男人隨著手將她胸前的長髮繞到指上,撐起的腦袋埋入阮蘇勁間,聲音暗啞,“昨晚,你真熱情。”

至少,讓他嚐到了久違的暢快淋漓的感覺。

阮蘇就這女人,隻要一到了床,上,就是這麼讓他著迷,讓他難以自拔。

過去的四年裡,他喜歡她的身體,到瞭如今,他依舊為之沉迷。

阮蘇將視線撇向他,表情冷淡。

熱情,那不是她,那真的不是她,那隻是毒發,被媚蠶操縱的她。

對,所以她不會有尷尬。

男人翻了個身,趴在枕頭上的側臉如雕刻般俊美,被子僅遮住腰部以下,他四肢攤開,大搖大擺占了整個床。

“我不記得,所以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阮蘇拚命挽尊。

窗外的陽光太過密集,薄行止乾脆起身走過去,隨手一拉,就將窗簾拉住,擋去了耀眼。

他眼神深邃的盯著床上的阮蘇。

緊抿的薄唇藏著太多情緒,這個小女人吃了不認賬。

他微側著臉,窗外的陽光灑在他額前的黑色碎髮上,耀眼刺目。

阮蘇冇空欣賞這男人的盛世美顏,雖然他身材棒的可以讓所有的女人驚聲尖叫,那赤果果的腹肌,那誘人的人魚線就在眼前。

上麵還留有她清晰的抓痕,但是,她現在隻覺得那些痕跡冇眼看,冇眼看。

因為這一切都在狠狠的說明瞭一件事情,昨晚的她,真的很熱情!

還有力

氣大半夜跑過來找她翻來覆去的睡,看來這男人胃疼的還是輕!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