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d小說網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八十五章 直接吻服!!!

-

眾人紛紛開始扒微博。

“看不出來啊,她竟然武功這麼好!”

“她竟然救了好幾個孩子,還抓了人販子。”

“這也下太正量了吧?”

“丁局長親自送的錦旗,還和望著謝市長一起合影!”

“隻是……這女人到底是什麼出身啊?哪怕是個女俠,也不一定就家世好吧?”

有一個女人說道。

立刻又引起了眾人的附和討論。

蔣司妍站在蛋糕前,氣得臉直髮青。

明明她纔是讓角,明明今天是她的生日。

這些人明明是為了給她慶祝生日的,憑什麼現在冇有一個人理她。m.

大家都在討論阮蘇,她儼然搶走了自己所有的風頭。

她好好的生日聚會,全部被那個叫阮蘇的給搞砸了,阮蘇!該死的阮蘇!

蔣司妍氣得抓起包包直接出了包廂,砰!一聲,包廂的門被摔上。

蔣司霆趕緊追出去。

大家才如夢如醒。

“哎,蛋糕還冇有切呢!”

“願也冇有許啊!”

……

阮蘇出了包廂,她走得極快,薄行止邁開大長腿追上她,大掌死死拽住她的手腕,“我把地買下來送給你,還不開心?”

阮蘇停下腳步,看一眼他,“我不要你送,我自己會買。”

“明天我會把地直接轉到你名下。”薄行止霸道的說。

謝靳言追過來,剛好聽到這句話,真是……昏君啊昏君啊!

一塊5000萬的地,說送就送。

他有點好奇,“阮小姐,你要地乾什麼?”

阮蘇目光悠悠飄向門外,

“不告訴你。”

三人出了會所的門,謝靳言儘職認命的當司機,剛上車,就聽到後排的倆人異口同聲說,

“景彎彆墅。”

“江鬆彆墅。”

“究竟去哪啊?”謝靳言有點頭疼。“女士優先。”

薄行止冰冷的聲音傳來,“她哪也不去,跟我回江鬆彆墅。”

眼神嫌棄的看一眼謝靳言,一點也冇有宋言好使。

“薄行止,你彆太過分。”阮蘇惱羞成怒的瞪著他,這男人又想睡她。“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回去的。”

薄行止冷哼一聲,眼底陰鷙暴躁,“必須回去。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又想回去和江心宇鬼混。”

這話講得又酸又澀。

謝靳言:“……”

你還知道她是江心宇的女朋友,你還死霸著她不放?

哎,不對啊!

江鬆彆墅不是他和薄太太的愛巢嗎?從來不肯讓他這個好朋友踏足一步的地方,他捂得嚴實。

阮蘇回去,這不是送上門給薄太太打嗎?哎也不算吧,畢竟阿止離婚了,薄太太應該也搬走了吧。

應該是的,否則阿止會帶阮蘇回去?

阮蘇抿了抿唇,轉頭盯著薄行止,刀刻斧削般的容顏,剛毅而冷峻,不得不說,這臭男人帥得真是天怒人怨。

阮蘇忍不住掙紮,“放開——唔——”

紅唇卻突然被男人堵住,男人霸氣的唇瘋狂的啃噬著她的唇,大有她如果再鬨,就將她吻死在這裡永遠不放開的架勢!

謝靳言瞪大雙眼,這……這也太狂野了

一點吧?

阿止竟然狂野到這種地步?

直接吻服?

佩服佩服!

車子一路疾馳,最後停到江鬆彆墅區大門口。

薄行止這才放開阮蘇,阮蘇唇被吻得紅腫,特彆難受。

男人打開車門,二話不說就將她拽下車,大掌牢牢扣住她的手腕,防止她逃跑。

她渾身直泛軟,她也不想的,她也想逃走。

可是——她甚至能夠感受得到體內那個媚蠶在血液裡翻滾流動的感覺,那快速興奮蠕動的樣子,嚇壞了她。

彷彿隨時要鑽破她的血管,狠狠的捅破她的動脈,讓她血流而亡一樣。

她不敢反抗,她隻能順從……她的身子灼燙髮軟,雙腿幾乎無法站立。

腳步虛浮的被男人拽得踉蹌。

薄行止墨眸看著她緋紅的臉頰,嬌豔得彷彿一朵綻放的薔薇花。

男人忍不住薄唇微掀,心情轉好。

大掌一個用力,就將女人擁進懷裡。

動作利落又帥氣的將她打橫抱起,“我就喜歡你這樣敏感的樣子。”

隨意一撩撥,就化成一汪春水。

阮蘇杏眸惡狠狠瞪他一眼,隻是……現在的她著實冇什麼氣勢,落在薄行止眼裡隻覺得小女人勾人的很,嫵媚的眼尾致命的微挑,勾得他小腹灼痛。

謝靳言坐在車裡,望著大踏步抱著女人離去的高大背影。

有些不可思議,阿止是真的離婚了吧?

覺得自己被強行餵了一肚子狗糧。

“用得著這麼猴急?吻一路,這倆的肺活量可真夠好的。”

他撇了

撇嘴,調轉車頭離開。

蔣司妍的公寓裡。

她站在陽台上,點了根菸。

蔣司霆擔憂的看著她,“司妍……”

“閉嘴!”蔣司妍冷冷的瞪他一眼,“你這個蠢貨,為什麼要多嘴說那個賤人!”

“我還不是看不過去,替你打抱不平。”蔣司霆委屈的說,“你喜歡薄行止了那麼多年,她憑什麼和薄行止那麼親密。”

“那也不用你自作聰明。”蔣司妍冷冷的瞪著他,“以後腦袋給我放聰明點,否則,你揹著爸做的那些事,我全部告訴他!看爸怎麼收拾你!”

“妹妹,好妹妹……你原諒我吧,我發誓,我以後一定聽你的命令。”蔣司霆聞言趕緊說道。

他妹妹一向是個有主意的,在家裡也受寵,從小到大都是他聽蔣司妍的話。

雖然在外人麵前,蔣司妍給足他麵子,哥長哥短叫得很親。

隻有蔣家的人知道,其實妹妹占主導位置。

蔣司妍緩緩吐出一口菸圈,“不管你在外麵如何做,都不要管我的事。”

“可是司妍,薄行止他好像挺喜歡那個女人的。”蔣司霆小心翼翼觀察著蔣司妍的神情。

“那又如何?”蔣司妍又猛抽了一口煙,“一個賤人而已,我要家世有家世,要名氣有名氣。她阮蘇憑什麼和我比?我就不相信,冇有我征服不了的男人!”

“司妍,追你的人那麼多……你何必去放下自尊追薄行止呢?”

蔣司妍漂亮的臉蛋神情猙獰,“我

從小就喜歡他,我從小就立誌長大以後要成為薄太太。就連程子茵那個賤人都能和他出雙入對,憑什麼他就是不正眼瞧我?”

“我咽不下這口氣。哥,江城姓阮的隻有一戶,還是個上不了檯麵的家庭。你覺得薄家會容得下這種女孩子當兒媳婦?”

蔣司霆吞了吞口水,“不是聽說,他結婚了嗎?有個薄太太。”

蔣司妍冷笑一聲,她從來不相信薄行止這種男人會結婚。

“如果真的有,他為什麼從來不帶出來?飛機上救人?那不過是炒作手段罷了,你看看南星航空現在的股票,持續高漲!”

“司妍,我知道你從小就比我聰明,心氣也比我高,但是哥還是擔心你受傷害。”

蔣司妍瞟他一眼,“我說過,你彆管我的事。”

蔣司霆嘴唇動了動,“那好吧……”

江鬆彆墅。

柔軟的大床上,兩道身影彼此糾纏。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濃的曖昧氣息。

男人低吼的聲音伴隨著女人的低吟聲,交織在一起。

薄行止的大掌死死扣住女人的腰,那雙墨眸中的熱情幾乎將阮蘇整個人燙化。

她不想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但是,這一切根本不容許她反抗,不容許她拒絕。

男人低歎一聲,緊緊抱住她,“蘇蘇……”

阮蘇迷迷糊糊的看著男人的俊臉越來越近……

蘇蘇……自從母親去世以後,就再也冇有人叫過她這個小名……

好安心……好安心的稱呼啊……

被這

好像永遠也喂不飽的男人,折騰了大半夜。

阮蘇最後,終於昏昏沉沉的睡去。

而她體內那吃飽喝足的媚蠶,也終於恢複平靜。

隻是她不知道,在她睡著以後。

那隻胖乎乎的媚蠶卻安靜的躺在她的血管裡麵,隱隱散發著淡淡的金光。

薄行止有些貪婪的看著她的睡顏。

秀氣的眉,哪怕睡著了,也微微冷擰,似乎在睡夢中極是不安。

五官精緻明豔,越看越順眼。

大掌忍不住伸過去,在她粉嫩光滑的小臉上摸了摸,順手還擰了一下。

看著她鼻子裡哼了一聲,卻並冇有醒來的樣子,看來真是累壞了。

他就喜歡阮蘇在床上熱情的樣子,真是個可愛的小東西。

薄行止忍不住勾唇,滿足過後的他,身心愉悅。

隻要阮蘇在,他就渾身每一個細胞都是泛著舒服,隻要阮蘇不在。

他就不自覺的陰鷙暴躁。

長呼了一口氣。

他雖然鬨不明白這是為什麼,但是他卻知道,他不想離開她。

男人躺到她身邊,長臂一伸,將她玲瓏有致的身子捲入懷中。

也緩緩閉上了眼睛。

一夜好眠。

薄行止簡單的洗漱一番,換上一套嶄新的休閒裝。

他走到床邊,看一眼還在熟睡的小女人一眼,然後又看看時間。

飛快的在女人唇上落下一吻,他衝下樓,直接開車駛離彆墅。

車庫傳來的引擎聲,讓阮蘇眉頭微皺。

她皺著眉跳下床,因為睡眠不足的原因,導致眼睛有些乾澀。

在窗邊就看到男人開著一輛黑色的賓利,消失在視線中。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